诗昆论坛【诗昆艺苑】【听鹂馆】 → 蒋公的火炉(琴友文)


  共有348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

主题:蒋公的火炉(琴友文)
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凌波踏浪
  1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版主 帖子:1168 积分:6226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2/3/26 11:25:16
蒋公的火炉(琴友文)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5/3/8 10:55:38 [只看该作者]

当最后一行大雁消失在天际,冬天来了。北风呼啦啦吹着,路上的人都稀了。那树一排排光秃秃站着,那天越发的高远。广袤空旷的天地间仿佛随时酝酿着一场雪,薄薄的江南雪。其实冬天才是最温暖的季节,因为如果没有北风和白雪,可能人们体会不出那暖和是什么滋味。我喜欢冬天,开阔的自然也给人开朗的胸襟,一切都安静下来,都蛰伏起来,等待着,盼望着……黑夜比白天更长,梦比现实更美……

好多个冬天,我们都到蒋公的乡间别墅里聚会。他会打电话来:“孩子都考完了吧?考试不如烤火呀,来吧!”这电话一放下来,心就活泛起来了,也一下子就暖和起来,似乎睡梦里都能听着那“噼里啪啦”的火苗在蹦跶。

走进南山,林子还是密密层层的,尤其脚下的落叶,压了一层又一层,铺了一道又一道,走上去是松软的。林子的色彩不似夏天那么浓郁,也没有秋天那样斑驳,一种单调的灰白,那灰是枝枝丫丫的树杈,那白是天空。这样的色调像极了水墨,白色的宣纸上或深或淡的冬天的意象。我们呢?就像那一群鸦雀,来了一只、两只、三只、哦,一群呢,到了一块那个叽叽喳喳。这样的林子,这样的季节,一下子欢快起来。

南山一麓的蒋公别墅,红红的火炉燃起来。三楼是可以烧烤的大壁炉。烤架当然是蒋公自己做的,羊肉当然是孩子们自己串的,碳由我们不紧不慢地添着。烤得“刺啦刺啦”冒油的时候,真是忍不住咽口水呢。再翻个身,香喷喷的肉串就好了。院子里支着个蒋公自己设计制作的大金属烧炉。柴禾,他在劈着。硕大的不锈钢锅子里炖的是猪蹄子。我坐在这个炉子旁边装模作样地守着,脚暖暖的,手热热的。一会儿抬头看看天,三两朵淡淡的云在慢慢地走;一会儿掀开锅盖看猪蹄在五香八角和干辣椒里炖得近乎透明,嗅嗅那扑鼻的香味,觉得哪里也不用去了,就这么呆着,就氤氲在这甜蜜的等待中多么幸福!而且,这世上有一些幸福是不能被取代的。不管时光如何前行,空调也好,地暖也罢,没有什么可以取代熊熊火炉带给人的暖。当火苗升起来、蹦起来的时候,冬天变得那么美好,就像一个纯真的孩子,把我们拉到童年、拉到故乡、拉到童话里、拉倒一个一个无比温暖的美梦里呵。我们原本都是小孩子,有着孩子般简单的快乐呢!

劈柴生火的蒋公才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。不说他的字,不说他的琴,更不说他那一屋子的收藏和一院子的盆景,这些都不说。要说的话就得另起一篇长文了。今天就说他这南山里的大火炉子,全是他自己的制作,每个冬天都和我们分享。还有,他的别墅不用换鞋;他的酒埋在地下;他端上来一盘不起眼的咸菜,里面却放了七八样素食,那味道你从没尝过,吃过就不可能忘……不禁让人有些瞧不起那些搞纯艺术的人,真正的艺术就是会生活,生活成艺术。

唐朝白居易曾写: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不知道隐于洛阳的诗人有没有等到他的朋友,而我们啊,却能这样欢聚着,在冬天,在炉火边上,在无痕的岁月中……


 回到顶部